◆° ﹏小肥昕ポ

梦里的轻拂:

终于算是要回归了。
把饼干的包装纸盒剪下来做素材啦啦啦,果然买吃的也是外貌党是有好处哒!

幸福零售店:

台北 Angus 的家,开放式的客厅、餐厅及厨房充斥着温暖的阳光,温馨的乡村风格一点也不黏腻,到处都能看见他们DIY 的痕迹和生活巧思。

藤渣渣~:

因为多肉越做越大所以原来的架子放不下了,结果一晚上就做了个这个糙活,准备拆了重做( ꒪⌓꒪)

Aman:

NO.7   章子&印片

虽然技艺差一些,但是刻得蛮很开心

算是庆祝复载吧~~

【震京】重逢

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:

太久不写古风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系列


写着写着想改基三背景来着后来懒了就以后再说吧


写完了感觉更像是无差






吴京第一次见到张震是在皇帝的宴会上。


那时他还是个年轻的将士,他是将军之子,在平定匈奴的战役中屡屡立功,故而今日和诸位将军校尉并立于宴会之上。


而张震是当晚宴席上最后一个演奏的乐师。


前面的舞乐丝竹都带着宫廷的奢靡和浮华,和着杯盘中的酒肉,腻在胸口。


然而张震是不一样的,他只穿了一袭青色长袍,琴弦一动,有如凉风沁沁,整个大殿里就安静了一半。


风骨。此时的吴京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个词。他是武将世家出身,从小读的要么是兵法,要么是剑谱,一时想不到什么出什么诗句来形容这位琴师,只觉得风骨这个词应该是衬这样的人的。


一曲终了,余音绕梁,大殿里早已鸦雀无声。


第一个开口的是皇上:“每次听你的琴醒酒是最好了。”


那琴师微微一笑,道:“皇上谬赞了。”


吴京觉得皇上说的没错,刚才他已经有几分醉了,此刻却是觉得清醒的不得了。


宴会散席的时候众人向皇上谢过恩然后一一告退,吴京的父亲还有一些军事要单独向皇上禀奏,故而吴京先到外面等候,不成想竟在庭院里又遇到了那位琴师,琴师正站在一株玉兰树前赏花,吴京借着酒劲就跑过去搭话。


“你和寻常的宫廷乐师不一样。”


“哦?那你觉得寻常的宫廷乐师是什么样的?”张震转头看向少年模样的将士。


吴京被问的一愣,一时答不上来,张震觉得有点好笑道:“你说的也不算错,我本就不算宫廷乐师。”


吴京并不通晓音律,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:“你的琴很特别,以后还会有机会听你弹琴吗?”“人生何处不相逢?我想会有的。”


吴京对这个答案很满意,直到跟着父亲回了家他才想起来他居然忘了问那个琴师叫什么名字。


重逢倒是出人意料地快。


第二年吴京再回长安城的时候就在酒楼里碰见了张震,不过他是一个人在喝酒,没有琴。


吴京一眼就认出了张震,但是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还记得自己,忐忑之下他还是上前攀谈。


张震看见吴京笑道:“是你,我记得你。”


吴京没来由地高兴,这一回他记得交换了名字,然而却没有等到约定的去茶楼听琴的时间就被军令召回了营。


大漠的风沙很能磨砺一个人,而吴京这次一去就是五年。


再回长安述职的时候他已经升为校尉,在宣室殿外和张震不期而遇。


“张震!”吴京一声惊呼。


送吴京出来的宫人一惊:“吴校尉,您认识王爷?”


还没等吴京惊讶,张震已经循声看过来:“吴京?你长的可真快,都要认不出来了。”


语气里有种相识已久的熟稔。


吴京这才知道,原来张震竟然是王爷。


这回他足足在长安待了三个月,无事的时候和张震相约听听琴,聊聊剑法,也讲讲彼此的经历。


张震是长公主的儿子,以游山玩水为业,在音律方面造诣亦不浅。


吴京给张震讲军旅的生活,塞北的风光。


再到分别的时候吴京发现张震的样子已经在他脑海里挥不去了。


原本约定过年的时候一起回长安喝酒弹琴,结果吴京没有回来。


安史之乱爆发了,大唐六十万兵力倾城而出。


吴京带兵驻守洛阳,没想到大年初五的时候有人进军帐来报,说有人找他。


正纳闷的时候有人一挑帘子进来,摘了帽兜一看竟然是张震。
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吴京迎上前替他接过衣服。


“你回不了长安,还不许我来跟你喝两杯吗。”


“军营里没有好酒,王爷可别挑嘴。”吴京打趣。


“无妨。”


一壶浊酒,家国盈怀。


两个人,一壶酒,对坐到天明。


第二日等到天大亮了,张震便走了,临走前,张震说,等你赢了回长安我告诉你一件事。


然而吴京最终还是不知道张震要跟他说什么,天宝十四年冬,洛阳失守,吴京再也没有走下洛阳的城楼。


张震听说的时候什么也没说,只叫报信的人下去,然后自己取了琴来,信手是一曲三叠阳关,最后一个音落手的时候琴弦断了。




FIN

猫猫守望者:

嗯,很简单但是发现自己弧线圆形渣,准备练